重看第八季第六集大结局,这次深深触动我的画面是布蕾妮端坐在桌前,一笔一划认真而庄严地为Jaime Lannister续写平生:

呓语林被俘,后被凯特琳史塔克夫人放走,答应归还她的两个女儿

不损一兵一卒夺回奔流城

诱无垢军进入凯岩城,牺牲了儿时生长之地

黄金大道英勇作战,龙焰中惊险逃生

遵守誓言为生者而战独自北上临冬城。

面对死亡大军压倒性优势坚守在临冬城墙直到夜王被击溃

逃脱囚禁南下君临,为免于首都被毁做最后尝试

死于保护女王

“为你写诗”– 是我看到这一幕马上联想到的一句歌词。若Jaime在天有灵,看到布蕾妮为他正名也会感动吧。

看了八季《权力的游戏》太爱这部剧,当我看到这个片段就想到为什么我不能像她那样,为一个被众人唾骂的人写诗?哪怕只是一些bullets简单陈述。这个想法刺激到我,那我就来为编剧,很多人唾骂的第八季和大结局洗洗地,说说这个大结局为什么值得喝彩。

首先说明我是剧谜,没看过小说,好处是没有先入为主不受干扰纯从看剧角度谈感受。前五季属于补课一口气追完,从第六季才开始一季一季追。据说从第六季开始是脱离原著编剧原创的,可我并没有觉得质量下降,相反第六季非常出彩,Variety在大结局播出之前对《权力的游戏》所有episodes做了一个大排名,第六季有四集都排进前十名,可见影视评论界对第六季非常认可。虽然第八季网上被喷烂尾但第二集和第三集均排进前十。我真的非常非常高兴他们对第八季的肯定,因为本来就很精彩呀!以下说说我究竟喜欢它什么。

1. 首先我喜欢这部剧的大历史设定,《权力的游戏》大结局正是沿着这个大的历史方向走向终结。曾经读过马丁与他人合著的《冰与火的世界》故事设定集,其中故事和人物以及地理原型也许是众多元素的糅合,但历史时间线却比较清晰严谨。故事从远古走来,简直就是欧洲尤其是不列颠岛的历史年表。先民、安达尔人、坦格利安征服战,,黑曜石、青铜器、铁器、瓦雷利亚纲,,,与真实历史发展时间线和里程碑高度吻合。剧中“先民”对应的是最早来到不列颠岛和爱尔兰一带的印欧人,经过数千年定居形成以凯尔特人族群为代表的原著民,是他们构建了那里最早的社会形态。后来的“安达尔人”可以对应入侵不列颠岛的盎格鲁撒克逊人。伊耿·坦格利安征服战,则完全对应了历史上威廉一世征服战,这在马丁采访中得到证实。坦格利安家族统治维斯特洛大陆近300年,以此推导出劳勃时代已经是中世纪晚期,这是《权力的游戏》的时代背景。

以上提及的历史设定以及对应的时代背景对于观众看剧也许不是很重要,但对于小说和剧集的创作者则很重要,决定了“权力的游戏”在哪个节点结束,如何结束– 简言之,历史时间线是大结局设定的重要依据。

《权力的游戏》大结局是游戏的最后获胜者被杀,铁王座被毁,王位继承制被选举制代替,北境获得独立。这个结局暗合了欧洲历史走向:彼时王权逐渐衰微,英王被迫签订了《大宪章》,文艺复兴在南部已经开始,大航海时代即将到来-这些元素在大结局都有体现。总之编剧不可能无视时代大潮重复几百年前坦格利安征服战历史,让一个更强大的王权继续存在。这部剧之所以能称为“史诗巨制”,就是因为有深刻的文化内涵和大历史视野。

2. 其次我也非常认同这剧的基本价值观。这部剧的魅力就在于不对故事和人物作好坏对错二元划分,不作道德评判,但这并不意味着这部剧没有它的价值观基础,而大结局设定最能反映一部剧的思想内涵:权力的追逐和争夺使人陷入疯狂和毁灭,给社会和人民带来灾难。瑟曦如此,龙妈也如此。我本人非常认同这个观点,权力腐蚀人心,尤其是不受束缚的权力,更会让一个好人变成坏人。这种认知也是进入当代之后国家制度设计的重要考量。仅此就已经显示出这部剧的价值取向和思想高度。

3. 非常喜欢龙妈之死这场重头戏的艺术表达形式,画面、氛围都非常莎士比亚,卓耿烧掉铁王座,带着龙妈飞走,,,凄美而悲壮,这场戏远超预期。

当然也有遗憾的地方,比如雪诺在大结局呈现的人物状态有点含混不清。目睹君临屠城、看到龙妈发出解放全世界宣言和多斯拉克人的欢呼场面他内心是震惊和恐惧的。但刺杀龙妈的那一刻我们却看不出他的内心状态,他是清醒的有备而来?还是稀里糊涂临场发挥?如果雪诺意识到自己必须阻止一个更可怕的新暴君到来,为了这个使命杀死龙妈,人物更符合逻辑:毕竟雪诺除了“什么都不懂”,他还是一个诚实正直有勇气的人。他曾力排众议放野人进入北境被守夜人兄弟所杀,他为了共同抵抗异鬼放弃北境王冠臣服龙妈,他从来就懂得什么是正确的决定,什么是更重要的责任,他不可能此时此刻依然什么都不懂,这个改变历史的决定应该是他的主动选择,而不是靠别人一再提醒。我恨编剧把他打回原形白活了这些年。当然我们也可以理解为雪诺就是那个promised prince, 只不过他的使命不是夜王而是结束一个时代,这样想果然舒服多了。

关于大结局之前想过很多版本,但最后呈现的样子还是超出我预期,纵有瑕疵遗憾我依然给它打高分。第八季开播以来我说过最多的一句话是“跟编剧在同一个频道是多么幸运的事”,对我来说我已经拥有了一个完美的故事,它符合我的价值观和审美,是我一生的福气。谢谢编剧导演和全体演职人员,谢谢《权力的游戏》。

再谈龙妈这个人物

第八季播出期间就写过一篇对龙妈这个人物的理解,大结局后网上铺天盖地吐槽龙妈“人设崩了”被编剧“黑化”了,显然很多人不能接受她在第五集里的屠城(除少数拍手叫好的),认为不符合人物设定,不合理,对她在大结局被雪诺所杀更是愤怒。很明显很多观众对龙妈这个角色很有感情,但让我惊讶的是大家对同一个人物竟有如此不同的观感。既然“人设”是吐槽重点,也和“剧情是否合理”直接相关,那就花点笔墨认真说说龙妈之我见,不求正确只求能自圆其说。

既然要讨论“人设”,那要先搞清一个问题:龙妈是什么“人设”?恐怕大家的理解压根就不一样。我看到的她和你看到的她也许完全不同,所以人设崩没崩要看你是怎么理解这个人物的。在我看来,人物发展逻辑完整,行为依据充分,大结局呈现的结果水到渠成,下面是我的分析。

我对龙妈这个人物的认识在第四季第三集她钉死162个当地贵族就基本定型了。她的逻辑很简单,你们钉死162个孩子,我就钉死同样数量的奴隶主,这是公平。她不屑于了解谁是罪犯,也不屑于区分谁是奴隶主谁是像席茨达拉.佐.洛拉克父亲那样受人尊敬的建筑师和普通商人。她把人简单划分成压迫者和被压迫者 - 这个我们很熟,按照“阶级”划分好坏和善恶也是20世纪上半叶无产阶级革命的逻辑 - 农民阶级解放了就要镇压地主阶级,工人阶级掌握政权就要剥夺资本家的财产。大熊曾劝导她,钉死孩子是把人当畜生,把善主们囚禁起来成批屠杀同样是把人当畜生,用罪行惩罚罪行就是公正吗?龙妈说让牧师去讨论善恶吧,我要摧毁奴隶制和它背后的一切势力,我有这个能力,我一定会这样做.” 这才是龙妈的思想核心,她要break the wheel打碎这个世界,不惜任何代价。“不惜任何代价”这句台词在剧中反复出现过,坦格利安家族的标签就是“血与火”,记住这些很重要,因为这个思想核心在关键时刻决定她的选择。

关于龙妈的第二个认知是她具有典型“妄人“人格:相信自己是天命,有救世主情结,有巨大的使命感,期待人民爱戴。不难理解一个有龙和不焚之身加持的人会有怎样的自我。这种人格的标配是不接受“拒绝”“否定”和“失败”,当遇到这些障碍时,巨大的“自我”让她无惧任何雷霆手段,任何形式的要挟都会激怒她,这也是第八季第五集她任性屠城的人格依据。我可以列出八条刺激她发狂的理由但本质上这并不是一次暂时性失控,她觉得这里没人爱她,那她就用恐惧来回敬。她也许早就计划好这样做,不光要摧毁瑟曦,更要震慑那些想反对她的人,而投降钟声无疑等于强迫她放弃,她感觉被要挟,她被激怒。

关于龙妈的第三个认知是她缺乏仁慈。龙妈感情强烈体现在怜悯和残忍两个极端,这并不矛盾。怜悯不等于仁慈,怜悯是一种俯视姿态 - 她享受着解放奴隶带来的欢呼,而仁慈则体现为不忍与宽恕。奈德有仁慈,他在揭发前让瑟曦带着孩子逃走;雪诺有仁慈,他射死曼斯不忍他受苦。龙妈可以看着哥哥被金水融化毫无反应,看着被烧的塔利父子眼都不眨,她没有仁慈,她的残忍在君临大屠杀中体现的淋漓尽致。这也不能怪她,她从小长大主要受两个人影响:哥哥韦赛里斯灌输的是野心和仇恨,Khal和多斯拉克人教会她的是暴力。还是达里奥了解她:“你不是一个统治者,你是一个征服者。“

以上对龙妈的解析并不说明她是坏人,相反她想建立一个“更好的世界”,然而她并不知道这个世界应该是什么样子,在奴隶湾时她不知道 - 被解放的奴隶没有生计只好回到奴隶主那里;在维斯特洛她也不知道,她知道的只是征服全世界。当雪诺问她:“你怎么知道那会是更好的世界?“她依然是”我就是知道“。”如果所有其它人对什么是好的世界有自己看法呢?龙妈说:他们没有选择。我想正是这句话使雪诺下了杀她的决心。

所以在我看来,所谓龙妈人设崩了的说法根本不成立,她的这种思想和人格形成于奴隶湾呼应在君临城,只是大家只看到想要看到的,而看不到剧情早有铺垫。龙妈在第六季第六集对多斯拉克人的演讲与大结局里征服世界演讲台词几乎一模一样。她一直就是个危险的人,她将会给维斯特洛带来什么灾难无法预测。

很多人喜爱龙妈我理解,因为她带来全剧最爽的戏份,是剧中超级英雄一样的存在。但是《权力的游戏》毕竟不是游戏,有它自己的艺术标准和追求,你不喜欢这个结局我理解,但你不能说“人设崩塌”,说编剧故意“黑化”人物。

《权力的游戏》的结束预示着新的纪元到来,编剧给了这部史诗巨制一个富有寓意的结尾,一个完美的句号。

连载03集
人气:4579

权力的游戏第八季

9.8(豆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