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过大海爱过你——《小偷家族》

今天介绍日本电影《小偷家族》。

片名万引き家族 / Shoplifters / Une Affaire de Famille / Manbiki kazoku (2018)。

这是日本导演是枝裕和作品,第71届戛纳金棕榈最佳影片。

墙内开花墙外香。

先说个题外话,是枝裕和的《小偷家族》勇夺金棕榈后,日本人民并没有觉得这是一件“为日本电影增光”的事情,相反日本人民对这部电影和导演本人进行了猛烈攻击,以致上升到政治层面。

向来以先进国家示人的日本总是被贴上文明程度高的标签,人民安居乐业,就差说是路不拾遗夜不闭户。这么先进发达的国家怎么会有小偷存在呢,导演一门心思地拍摄这些社会底层,是不是存心抹黑自己国家去迎合外国人。

这样的调调,在中国人民看来十分熟悉。当年我们讨论张艺谋的金熊奖最佳影片《红高粱》时,日本人民还在玩泥巴呢(误)。

是枝裕和一只关注与社会底层生活,前几部作品如此,这部作品也是如此,片中描写的家庭的确不是日本社会的光彩部分。

一个最简单的道理就是,若批评不自由,则赞美无意义。并不能以此限制艺术家创作,客观存在的事物不让艺术家们拍摄描写,非得逼着人家整天歌功颂德自我麻痹,日本国怎么可能健康发展。当爱国贼给导演扣上“反日”帽子时,只是逞一时口舌之快罢了。

《小偷家族》中国版两款海报制作地十分精美,抓住了影片神韵。海边和烟火是一家人团聚在一起,为数不多的开心时刻。海报笔触间传递出他们之间的羁绊。

说回影片正片。《小偷家族》虽说是“家族”,其实生活在这个家族里的每个人之间,毫无血缘关系。

一群没有一点血缘关系的人同住屋檐下,靠的是什么?这正是影片想要表达的。

在这个充满温情和矛盾的柴田家,维系一家人生活在一起的,正是老生常谈的“爱”。

只要理清柴田家的人物关系,观众们就会很容易理解影片。

一、祖辈奶奶柴田初枝。

日本老戏骨树木希林饰演,她在出演这部电影的时候,已经身患绝症,只有一年不到的寿命了。她对导演说,这是我最后一次参加你的电影了。

树木希林以其实际状况带入角色,本色出演一名风烛残年的老妪。某个无名清晨,柴田初枝老奶奶将在睡梦中离开,像极了树木希林随后的归宿。影片2018年上映后不久,她也于2018年9月15离开人世。

柴田初枝是一名依靠养老金过活的孤寡老人,住在当年的福利房里。她给这个“家族”的人提供了居所。

为了让一家人有栖身之所,柴田初枝多次拒绝前来游说拆迁的工作人员,有外人时就让大家躲出去,不让别人看到这里住着别人。

柴田初枝和男女主角爸爸柴田治、柴田信代并无血缘关系,只是看他们可怜,提供了一个居所。

柴田初枝和孙女柴田纱香同样没有血缘关系。柴田初枝和前夫山崎努离婚后,山崎努再婚剩下一子柴田让。柴田让第一次婚姻有个女儿柴田亚纪,柴田让离婚后再婚,又生了一个女儿柴田纱香。亚纪和生父继母矛盾重重,离家出走,投奔柴田初枝,柴田让则对外宣称大女儿去了澳大利亚。柴田初枝每个月找柴田让,名义上去祭奠前夫,其实就是给孙女拿些抚养费,柴田让美其名曰给老人的孝敬,其实大家心知肚明。

二、爸爸柴田治。

中川雅也饰演柴田治。

柴田治是一名小偷小摸惯犯,长期在各地超市活动,顺走以一些生活用品度日。用他自己的话说,“除了偷窃以外,我也没有什么其它能教给孩子了。”平日柴田治在工地里打零工,受伤后失去工作能力,只能重操旧业混口饭吃。

柴田治年轻时喜欢上做小姐的柴田信代。当年柴田信代已经结婚,但婚姻不幸,总被家暴,终于有一天柴田信代杀了家暴老公。柴田治则以正当防卫的名义顶替柴田信代坐牢。出狱后,两人住在停车场,柴田治靠着砸车窗偷包弄点钱财过日子。某天柴田治在停车场捡到了年幼的柴田祥太,就这样生活在了一起。柴田治随后遇到了独居的柴田初枝,被收留住进老奶奶的家中。

三、妈妈柴田信代。

安藤樱饰演柴田信代,她在片中爆发了令人惊艳的演技,用一段张力十足的独白完成人物塑造。

柴田信代当过小姐,经历过不幸婚姻,最后和柴田治一起圣后。柴田信代找过洗衣店的工作,后来被辞退。

柴田信代自己无法生育,却一直想要做一名母亲。尽管没有血缘关系,她依旧用自己的方式给予孩子们各种爱。她让这个家有了温度,而不是一件狭小的屋子。

不管孩子们怎么称呼她,在孩子们心中,这位给予自己关爱照顾的女性就是妈妈。

四、妹妹柴田亚纪。

松冈茉优饰演柴田亚纪。

柴田亚纪离家出走后投奔没有血缘关系的奶奶,除了有房子睡觉有地方吃饭,还得到了生父无法给予的爱。有奶奶在,柴田亚纪才能躺在奶奶腿上撒娇,有奶奶在,柴田亚纪才能有人诉说心事。

柴田家族能够给亚纪必要的照顾,但无法满足所有人的情感需求。柴田亚纪缺少来自家庭的关爱,亟需情感满足。

柴田亚纪在风俗店上班,赚钱一般,也基本用于自己花销。柴田亚纪用妹妹的名字作为艺名,对原家庭的怨念尽显。当她遇到有和自己经历类似的客人时,便显得不能自已,只有极度缺爱的人才会这样。

五、儿子柴田祥太。

小演员城桧吏饰演柴田祥太。

柴田祥太年幼时被捡走,如果不是被砸窗偷钱的柴田治带走,被单独留在车内的祥太估计那天就会死了。祥太的亲生父母并不是合格称职的父母,与其和这样的父母度日,不如跟着一个还能提供一点爱的小偷。

祥太喜爱读书,但柴田治没有文化,无法满足祥太求知欲。祥太自幼被告知,只有无法在家学习的小孩才要去上学。孩子多么单纯好骗,一个漏洞百出的谎言也能骗住。随着逐渐长大,祥太终于有了自己独立思考的能力,他渴望拥有更加广阔的生活,想要读书。

祥太开始思考时,就是他寻求改变的开始。他爱救他养他的家族,但也渴求更好的生活。

一切皆源于爱。

在影片尾声,经历了一系列波折后,祥太终于认清了自己对这个家族的态度,喊出了一直无法喊出口的两个字。

六、小女孩由里。

佐佐木美雪饰演由里。

观众们跟着小由里走进这个小偷家族,观众们也是通过小由里进一步了解没有血缘关系的柴田家。

小由里的遭遇不由得让人想到韩国电影《白小姐》,小小年纪就要忍受来自亲身父母的虐待。

柴田夫妻俩捡到小由里后,因为自己有过前科,害怕再摊上刑事案件,便想送回小由里。可看到小由里家里令人愤怒的暴力环境后,几个苦命的人咬咬牙决定收留小由里。

“真正爱你的人,会像我一样紧紧的拥抱你”所有打着爱你的幌子伤害你的人,都是坏人。小小年纪的由里不明白这些道理,只知道挨打被骂,但在柴田家,她感受到爱的温暖,终于放下戒心融入这个小偷家族。

小孩子还没有记事,没有分辨是非的能力,只会有样学样。当身边的人都在进行盗窃时,她也会觉得盗窃是一种正常的生活方式。盗窃当然是错误行为,可他们又想活下去,最终只能出此下策。活得不光彩,但好歹能活下去。

“生下孩子就自然成为母亲了吗?”

信代和由里都是亲身经历者,身上有着同样的伤痕,心里也有同样的伤痕。

没有爱、没有责任的人哪里配做父母,柴田家的人都经历过不称职的父母。信代和由里遭遇暴力虐待,亚纪有个不闻不问的生父继母,祥太有个差点闷死自己的父母,如果他们还在原生家庭中,也不知道能活到几岁。

这“一家人”虽然存在相互利用的关系,但让他们维系在一起的更主要是他们之间的感情。

为对方着想,心在一起才是幸福的一家人。

六个没有血缘关系的人因为爱聚到一起。尽管他们自己会打趣说,是因为钱才聚在一起,但大家心知肚明,只有几个人在一起才有家的温暖。

影片前半段用各种生活琐事,表现一家人其乐融融的生活,给观众们一种错觉,好像这种小偷小摸的日子也不错。可事实却是,他们一直在生存的边缘挣扎,光有爱并不能活得很好。

后半段剧情急转直下。为了自己也为了孩子,不能再这样浑浑噩噩地活着。

祥太被抓成了整件故事的转折点。其实被抓过程并不是如祥太所言,是故意被抓,被抓包含了故意和不甘。

祥太是推动整个故事的关键。他的启蒙转变从海边看到美女比基尼开始,躁动青春让他的思想有了转变。

他自幼接受的教育就是,店里的东西没有主人,只要超市不倒闭,拿一点超市的商品没有关系。当杂货铺老爷爷告诉祥太,不要带着小由里做这些事情时,祥太隐约觉得拿走超市的东西是错的。

杂货铺办理丧事关门时,祥太并不懂店上挂的牌子的意思,以为杂货铺倒闭了,这让他对一直接受的观念产生质疑,会不会盗窃真的是错误行为,造成杂货铺倒闭。

祥太转向大超市下手时,看到小由里也跟了过来,为了保护小由里便估计暴露自己。此刻他故意败露,但没有想着被抓,否则也不会跳下高架,摔伤自己。

祥太和治说自己是故意被抓,和治说一家子人故意要抛弃祥太逃跑一样,想用一种诀别的方式让对方死心,好让对方可以追求更好的明天。

祥太的被抓和治的逃跑一样,都只是说说而已,本意并非如此。祥太为了保护妹妹,治一家子则是去接祥太,否则也不会带着祥太的鞋子、也不会顶住由里说奶奶不存在,家里只有五口人。

归根到底,这家人都在为对方着想,哪怕说一些善意谎言让对方“恨”自己也无所谓。

什么都没只有爱,

爱过大海爱过你。

这里是硬核影迷集散地,欢迎关注公众号:妙看影视

HD1280高清中字版
人气:342

小偷家族

8.7(豆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