先入为主的对一些事情进行信任,并进而由这些事情,推展到做那事情的人身上。于是,在这样的一种序列里,只要是甘愿自己牺牲而去成全大众的就是好人。且不说事情最容易在时空的流动中丧失掉自己的意义,一度原本在时代里显得忠贞不二的群体,在另一种维度看来,却是顽固的保守派。道德它自身并不固定,可却是要任由这不固定的道德固定的一面去结构一切人,因此,人物在这样的语境里,终究是要变得诡异。就不要去宣扬这样的人物了,能够感召的大多数是因为天真,不喑世事。可这天真终要受到这环境给糟践掉。就不要去相信环境是公平的,舆论就是正确的,它仅仅是这个无知而匮乏的世界的某种因自我匮乏而要求圆满的理想,它的本质绝不是人人所要寻觅的真正的自由平等公正法治之类的,它的本质正是愚昧和匮乏。也就不要去迷信群众的确给予焦裕禄以理解了,也许的确历史上焦裕禄跟电影表现的一样,民众都去理解它,但在好人普遍受到菲薄与伤害的国度里,一种久远逝去的形式,它渴望每一个人都牺牲自己成全别人的行为,于是就真的,勾引了这一群人去送死。可是他们的送死实在并没有改变生活什么,敢于牺牲的,的确得到光荣,张扬为烈士,人民英雄,可是现实生活依然是一样的庸俗无聊和匮乏,是大美已远,低劣冒充崇高招摇撞世。既然这种类型影片以宣传为己任,可既然一个知道生活真相的人必然能够知道生活本身是匮乏的,大众也绝不是像它宣传的那样充满着人性,其实也是同样匮乏,无知愚昧与及鄙陋的个体。那么一个人要牺牲自己,成全的是这样一批人,又要在这样一批人当中得到认同,“赢得这些人的掌声”?了解这一切的人必然就不会去自相矛盾。就自然不能接受它的宣传。因此,它宣传就只能落实到一大批无知匮乏但天真的的这一批人当中,当然无知匮乏却天真这样的人是稀少的,大多无知匮乏对应着的是庸俗和鄙陋。所以这些影片的目的就是怂恿天真的人去巩固他的天真,然后去受难,在人的童年时期,先为之建立一种美好神圣的形式,然后叫一个人在这鄙陋无知匮乏的世界中去试练,用尽他们的一生,然后得到他们的答案。可生活实在没有办法回头的。既然它将它自身的意图隐藏起来,想用一种纯美的形式去勾引人。于是一个如它这样天真善良的人受到生活的伤害之后,被菲薄掉,不清楚它意图,就只会以为自己信任这些推崇的东西是错的,但那个时候,珍贵的时间消失了,自戕的痕迹也再改变不掉,往往都是要在生命消亡的时候,因自戕导致的生命的夭折。美丽的生命消逝了,美丽的生命因为过早的受到伤害因不能理解生活为什么这样于是就夭折了。美丽的生命消逝了,但美丽的东西却是没有诞生出来,因为它过早的死了。于是,这样的文化就只有一个目的,消灭好人,并将那些失败者进行鄙薄,对胜利者无限拔高——大浪淘沙。甚至要极不厚道的这样想,得亏中国有13亿人。这样看来,文化本身却又是实在的极不尊重生命的,不是说人人平等的,尽管它经常的将爱惜人命,无缘大慈同体大悲挂在口头上。可既然唯一的成功者得到唯一的荣誉,失败者却什么也得不到,因为失败者就是个输家。没人去在乎他经历了怎样的生命冲撞,又因无法承受这种生命冲撞而选择了怎样的妥协。没有人在乎经过,所有人只看重结果。最好的得到一切,差一点的就什么也得不到。然而这世界的话语权力都早已固定好了,实在难以撼动。这种权力要求人人都去这样信仰,但它又没办法做到完美。于是,它将一些适度的自由去还给人,给人适度这样的自由,但这适度的自由的目的不是在于要人选出他自己,而是在人因践行它的道而又受尽菲薄的时候,选不出它自己的时候,反顾自己的一生,思考自己的自由选择,寻找归咎,为什么受菲薄了和受伤害了,不是这个世界错了,而是实践这道的人错了,普通而平凡,愚昧而无知,因为没有做到最后,没有尽力或者说没有去全力以赴。让人的自由为它的错误背锅,就是这个样。

HD
人气:396

焦裕禄

3.1(豆瓣)